· English· 日本語 · 한국의 · ·
 | 网站首页 | 景区新闻 | 景点简介 | 景区设施 | 土楼视频 | 土楼研究 | 游记分享 | 游客留言 | 特产美食 | 萤火虫专题 | 天猫旗舰店 | 马拉松赛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福建土楼·故里南靖 >> 土楼研究 >> 民俗风情 >> 正文 今天是:
闽南地区旧时婚俗浅说
作者:佚名    土楼研究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7772    更新时间:2014/7/13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       闽南地区的旧时婚姻习俗,其形成、演变过程,是建立在封建包办婚姻的基础上。它起源于古代《周礼》婚礼中的“六礼”形式,所谓六礼即“纳采”、“问名”、“纳吉”、“纳征”、“请期”、“亲迎”六步骤的礼仪。而这“六礼”制,在厦门地区则表现为:“提字仔”(相当于《周礼》中的纳采、问名)、“吃定”(相当于《周礼》中的纳吉)、“送日头”(相当于《周礼》中的请期)、“送定”(相当于《周礼》中的纳征)、“迎娶”(相当于《周礼》中的亲迎)及“做客”。礼节较繁缛,花费也甚大。
        闽南地区旧时风俗中,有专职替求亲人家上门撮合婚事的人,被称之为“媒人婆”。俗话说:婚姻大事须有媒妁之言、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在父母之命前,可见“媒”之重要。《周礼•地官》“媒氏掌万民之判”。《管子》“凡国都皆有掌媒”。闽南的媒人婆多为年纪较大的阿婆,把“做媒”作为一种专业行当经营,以撮合婚姻谋取利益为目的。媒人一般是代表男方上女方家提亲。如男方看中某家姑娘,便托媒人上女方家提亲。女方如无意此婚,便婉言谢绝,媒人只得返回告知实情。如女方有意,便向媒人索取男方姓名、籍贯、“生辰八字”(即出生年月日时)等情况的红字条。这红字条,厦门话称为“字仔”。女方得此条后,让媒人三日后再来听答复。三日内,女方将男方“生辰八字”与女方“生辰八字”拿到算命卜卦先生那进而去合“八字”,没有相侮相克相乘的,便可以考虑继续做别的事。首先将“字仔”供在正厅长案桌上祖先牌位前拜告,以此来征询祖先的意见;同时对男方家的情况进一步调查核实,着重核实男方家境,即所谓的“门户”。如女方对男方家境情况满意,而且“字仔”在祖先牌位前供三天中没有出现不祥之兆,如家人生病、争吵、牲畜不平安及打破碗碟等事,则议婚可以继续进行;否则为不吉,择日重新卜吉,不成便退还“字仔”终止议婚。如女方将自己的“字仔”和男方的“字仔”合送男方,表示同意。这就是所谓“提字仔”的议婚风俗。通过“提字仔”,两家彼此认定门户后,再通过媒人进一步商谈聘金、聘礼数额及婚事的各项程序、日期及其它要求等。双方谈妥,便按婚俗的各项程序筹办婚事。若谈不妥,即便“门户相当”、“祖先认可”也无济于事。
       根据婚俗的各项程序,接下来的便是“订婚”了,俗称“吃定”。
       按惯例,男方差媒人送去订婚礼物有:金手环或戒指一对、部分聘金和礼饼、香、烛、鞭炮、猪肉等。女方收到礼物后,则以订婚帖回复、赠男方金表链等物,并退回部分礼饼;同时亦把“媒人礼”放入回贴盒中,由“媒人婆”送回男方家。男方依据女方的“媒人礼”的数额,加倍答谢媒人。此后,如有劳媒人,亦都要谢礼。“吃定”当日,男女双方设宴请各自亲戚,以庆贺儿女订婚。女方将礼饼(主要是盒装马蹄酥)分送亲友,告之女儿出嫁在即。男方亦同。收到喜饼的人家,则喻示要送去结婚贺礼的。贺礼中是不能送手巾(闽南语的“巾”与“根”同音,寓为断根之意)、扇子(闽南语的“扇”与“见”同音,寓为不能相见之意)、剪刀(寓为剪断之意)、雨伞(闽南语的“伞”与“散”同音,寓为离散之意)等。
       在穷困人家,由于经济原因,“吃定”时无法宴请亲友,只得免去所有应酬,故被称为“吃暗定”。这道程序在“六礼”中相当于“纳吉”了。
      “吃定”后,男方将未过门的媳妇及主婚人的“生辰八字”送到专司择吉日的择日师那里选取送定、迎娶的吉日。这项程序是十分详尽的,丝毫不能马虎的。吉日的选取是相当详细的,包括送定日期、迎娶日期及新妇上轿、下轿、进门时辰等,都得一一择定。
      送聘金、聘礼往女方家,在闽南婚俗是称为“送定”,即“六礼”中的“纳征”。传统婚俗中的这道程序是相当隆重的。
    “送定”的前日,男家常请戏班演戏以谢神灵。翌日,男方请媒人送去全部聘金、聘礼。聘金、聘礼数量与议婚时所定的数量是一致的。媒人随身带的贴盒内装有聘金礼书、聘礼礼书,上有详细的清单,另附一空白婚帖待女方填后送回。聘金、聘礼都放在扁平木箱之中,这种木箱俗称为“木盛 ”,每“木盛 ”都围有红布,由两人扛着,沿涂鼓乐炮鸣,排行列队送往女家。
      聘金一般只是银元,而聘礼则种类繁多,如礼饼,俗称“大饼 花”,即一种中空油炸的糯米球;“四色饼”(即各种小馅饼),每两个一包,动辄数百数千包;礼糖,俗称“大糖小巧”(糖是特制的,都压出龙凤、喜字图案,或“两姓合婚”、“百年偕老”等吉祥语);全猪、全羊、猪腿,女方家只能收下全猪、全羊,猪腿是不能收的。俗语说:“肉给人吃,骨头不给人啃”,不退回猪腿,是对男方家的不敬;线面、冰糖、冬瓜糖、桔柿饼、蜜料、茶料等吉祥物。女方除线面外,其余皆退回男方家,这些甜物是招待客人的佳品,女方拿甜点招待客人时,客人应说:“吃甜甜,明年生后生”(闽南语“后生”意为儿子)等贺语;瓮酒、活鸡活鸭。女方留下酒,鸡鸭退回;龙凤大红烛,供新妇出嫁前举行“上头”仪式用(即冠礼,闽南人视结婚后为成人);香蕉、菠萝等四时水果,香蕉寓招子,菠萝与俗语“旺来”谐音;首饰,如手环、项链、珍珠片头等,如男女家距离甚远,亦可将聘礼折成现金由女方自购送友。女方在退回部分聘礼时,亦送女婿结婚礼服一套袍、一套鞋袜及文房四宝等。
      女方家在收到男方婚书时,同时也填写女方婚书,交媒人送回。古时无结婚登记手续,这双方婚书即起结婚证书的作用。
    “送定”已预示婚期临近,婚期的制定是由男家确定的,把婚期告诉女家,俗称为“送日头”,其间还颇费周折的。
    “送日头”仍由媒人出面,略备礼饼,把婚期写在红帖里。到女方家后,媒人是不能直接了当地说出婚期的,而应再三问女方谦请婚期,女方却再三拒请,如此推委,待送客辞别时才由媒人把婚期告诉女方。男方如此谦让,女方还三以礼,这便是闽南婚俗中的特色,与议婚时在聘金、聘礼上的争讨形成明显的反差。
       此后便是“迎娶”了。在“迎娶”前男女双方还有几件事是非做不可的。
       吉日裁衣,男女两家同时进行。裁衣执剪要请“好命人”(公婆、夫妻齐全、子女众多的妇女)才行。女方须裁制“上头”所穿的内衫,用料也有讲究,必须是边上织入象征喜庆红线的“红边仔布”或“山东绸”。还须裁制白布“肚裙”,这件“肚裙”新妇在结婚时穿。此“肚裙”在头胎婴儿出生后裁做儿衣,有寓早生贵子之意。
       合帐、安床。在裁衣当日,男方尚须制床帐一顶。安床是要选择吉日和极慎重的,床位是有讲究的,除忌与桌椅橱相对外,还要考虑新婚夫妇的“生辰八字”、门窗及神明位,千万不能相“冲”。安床后,即以豆腐、肉、酒来祭床母。在安床时,旁人不能随意进房,房内人亦不能说话。当晚,新郎要与一个父母双全、生肖与新人生肖不相冲的男孩同睡新床,俗语称之为“翻铺生干埔”(“干埔”是闽南语“男孩”之发音),是新人将生男孩的征兆。
       女方送嫁妆。是在婚前一日进行的。嫁妆丰盛与否,与男方所送聘礼多少相关。一般人的嫁妆,少不了礼饼、礼糖、蜜料、茶点、布料服装等。嫁妆中,值得一提的是“子孙桶”即涂上一种特制红漆的木桶,供分娩时用。“子孙桶”进新房时,主人还须口念“子孙桶高高,生子生孙中状元”等吉利语(以闽南语念时极合韵律)。这说明了“子孙桶”有着繁衍后嗣的象征性了。旧时女方嫁妆中首饰一项,有的因家境不好,买不起高贵首饰,怕婆家的人瞧不起,为了撑门面便向亲戚借来金银珠宝首饰充作嫁妆,待婚后三日,小舅子“探房”时,才悄悄取回,由此,足见礼尚往来之重要性了。
     “上头”仪式,是姑娘出嫁前举行的成年礼,都在祖先神位前举行。必须穿上白布衫(俗称“上头衫仔裤”),将一大竹晒盘置于祖先神位前,上覆红毡,毡上置一竹椅,新人坐其上,请一“好命人”为其行“上头”礼仪。并备十二碗菜于祖先神位前,焚香燃烛,拜告祖先,该礼仪时下已不见行。
     “上头”礼仪后,新人入房歇息,不能再出房门,只等花轿到。闽南一些地方多在黄昏前后迎娶,此俗源于周代,而厦门的迎娶多在黎明前夕,保留唐时风俗。
    “迎娶”是一大礼仪。女方在花轿未到之前,是不能开大门的。男方迎娶人员来到女方家门时,先要由媒人敲门,女方家人装作不知何事,故意问:“何事?”媒人回答:“娶新娘”。这时,女方家门才开一缝,媒人依礼塞进红包给开门人(开门人一般是由小舅子或小孩充当)。开门人接受红包后又将门关上,如此进行三次,女家方敞开门迎客。这是所谓的“打门娶新郎”。
       新郎进门,首先要拜见丈人、丈母等长辈。小舅子要为新郎端上糖水鸡蛋等礼品,新郎只能喝糖水,其余是不能动的。新郎、新郎共拜祖先后,即别父母等长辈,由父母或“好命人”牵上轿,新娘在上轿前是要哭几声的,哭代表吉利,也表示孝顺。轿子一出大门,女方家人便赶紧把门关上,示留财之意。闽南有的地方在轿出门时,女家父母须把一盆水泼出,代表嫁女如泼出去的水,收不回来。有的则是新娘出门时要丢出一把扇子,寓为换姓之意(闽南话中“扇”与“姓”谐音)。或曰此谓“放心扇”,离家稍远,则抛出,谓可免思家之苦。
       迎亲回来的路上,最忌遇到另一迎亲队伍,这被叫做“喜冲喜”,是不祥的。如遇到官轿、花轿经过,无须避让。
       花轿到门口,要等到吉时才开始踢轿门、摸柑桔、三牵出轿、踏瓦、遮米筛、过炭火、新娘出轿入门等戏剧般的场面,甚是热闹。吉时一到,新郎要猛踢轿门三下,轿门方开,小姑端上甜茶、桔盘,让新娘触摸,并在轿前置一炉炭火,新郎牵新娘时,新娘不能一下出轿,要反复三次,方可出轿,出轿后便踏在瓦片上,由新娘牵着,跨过炭火,再由男方家人举米筛在新娘头上,进入大门。与此同时鞭炮鸣响,红炮纸屑铺满地。该婚俗,带着浓厚的乡村气息,在城市里早已不见。目前闽南广大乡村里,尚留踢轿习俗。新妇入门后,先与新郎拜天地后径入新房。此后新妇三天内不能出房。俗话称作“新娘娶来,藏在房仔内”。新妇入房时,不能踏门槛而过,这是家法不容的。因其意味着她想压服新郎。再之就是吃“合婚圆”,各自先吃一粒,然后各挟一粒喂对方吃。庆贺宴称为“水婚桌”,上菜十二道,荤素各半。
       夜幕降临时,新人上床圆帐,也有讲究,新郎要把衣服压在新娘衣上,鞋要放在床下不易被人踢到的地方,否则有女压男之兆。
       婚后三日,新妇出房,先拜神、拜祖,再拜公婆、族长,俗称“出厅”。
       第三日,小舅来来探,女婿出迎,礼拜长辈后,诸长辈给红包,俗称“糖仔钱”。
       当日中午,宴请小舅子。席间,在其面前置一碗,主人将席上的鸡、鱼等大菜中的鸡头、鱼头先行挟在此碗里,请其带回,以示富裕及敬意。
       宴请宾客之宴,是在婚后第三日晚举行的(现在则改由当日晚上举行)。席后,新妇应泡红枣甜茶敬客,客压红包于茶盘并向新妇祝贺,贺语有“吃甜甜,明年生后生”、“吃红枣年年过得好”。这类贺语多是谐音、诙谐,因此气氛甚活跃、热闹,形成“闹房”的场面。据史料记载贺婚早在汉代时期就很盛行,“可见民间嫁娶具酒食相贺召,已成风俗”。
       婚后第四日,是“做客”之日了(现在厦门附近改在第二日),此时新郎要陪新娘回娘家,新婚夫妇当日晚应返回家。新婚床不能没有人。新娘从娘家带回的礼物主要有“阿妈烧”(惜)(即已屠宰干净,全身涂满红糖的鸡,是送夫婿奶奶的。闽南语“阿妈”即奶奶之称谓);有“干家烧”(惜)(即涂满红糖的猪脚,是送婆婆的。闽南语“干家”婆婆之称谓);带回一对称为“带路鸡”的“鸡桃仔”(未成年鸡)。放在床下,先跑出来的鸡的性别,便预示头胎儿的性别;还有“带尾蔗”(即连根带尾的整根甘蔗),寓意新人“有头有尾”,一生甜蜜;有米糕、包子、四色饼、面桃、水果等。此礼节在春秋时期称为“回门礼”。“今人嫁女,弥月后与婿归来号回门,始于公羊传……是周时已有回门礼”。至此,婚俗便告结束,新婚夫妇开始了共同的生活。
        纵观传统的闽南婚俗,有以下特征:
        1、青年男女没有婚姻自由,除受中国绝大多数地区“父母之命”、“媒妁之言”的束缚外,还受到列祖列宗神灵的“显灵”控制,这种现象说明了祖先崇拜、神灵崇拜的遗风甚于别的地区。
       2、整个婚姻缔结过程,比较完整地保留了《周礼》中的礼制,这与闽南地区古代移民在此地受外界影响较少有关。
       3、经济与门第观念浓厚,这与古代中原的士庶制度有关。
       4、在父权与母权上有所体现,如禁踩门槛、新婚之夜新郎衣服必须压在新娘衣之上等行为。
      5、习俗中大多包含有祈求吉祥、幸福和传宗接代早生贵子等喻意的行为:如“带尾蔗”,吉祥贺语,遮米筛,“子孙桶”等。
       6、女方家有特意希翼女儿得到夫家女眷关怀之举,如送“阿妈烧”、“干家烧”等。
    总之,闽南婚姻是保留较多古老习俗,对其进行较为深入细致的研究,有助于我们对古代婚姻史的认识。
土楼研究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个土楼研究:

  • 下一个土楼研究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