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 English· 日本語 · 한국의 · ·
 | 网站首页 | 景区新闻 | 景点简介 | 景区设施 | 土楼视频 | 土楼研究 | 游记分享 | 游客留言 | 特产美食 | 萤火虫专题 | 天猫旗舰店 | 马拉松赛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福建土楼·故里南靖 >> 景区新闻 >> 景区新闻 >> 正文 今天是:
福建版民宿管理:摆脱灰色经营状态
作者:佚名    景区新闻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178    更新时间:2017/6/27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

民宿内正在进行消防检查。 林辉 摄

6月上旬,备受期待的福建版《民宿管理办法》开始征求意见。在此之前,我省仅有武夷山市、南靖县、厦门市等少数地方,出台了地方民宿管理规范。

相较于高歌猛进的民宿发展态势,民宿业的规范化管理相对滞后。对民宿这一新生业态,各地普遍缺乏经验,既担心一管就死,又担心不管就乱。我们以今年年初出台的《南靖县民宿管理办法(试行)》为观察案例,思考地方对民宿管理的探索。

走出“一管就死不管就乱”怪圈

最近,赖美娥向南靖县民宿发展协调小组办公室提交了审批申请。她期待,这一次,自家的守望客栈能顺利拿下证照。去年8月,赖美娥从泸沽湖归来,将南靖书洋镇塔下村的百年土楼松兴楼,改造为民宿。但一年多时间里,守望客栈始终处于“裸奔”状态,只因“消防一直过不了,证办不下”。

守望客栈位于南靖土楼景区。自2011年南靖土楼景区获评5A级景区,民宿便开始在这里兴起。

来自南靖县旅游局的摸底数据显示,当前全县民宿数量近200家,其中大多位于土楼景区。但这些民宿中,拥有合法证照的不足一成。大部分民宿处于默许经营、脱离监管状态。

事实上,它们并非不想成为正规军。去年下半年,南靖县旅游局多次召集土楼景区内的民宿业主,召开座谈会。“大部分民宿业主都表达了想办证的意愿。”南靖县民宿发展协调小组副组长张清浪称,对民宿业主而言,无证经营制约重重,“没法开发票,无法利用治安信息管理系统确认住客身份”。

但办证,并非想象得那么容易。

位于塔下村的沐浴阳光客栈,是少有的正规军之一。为了摆脱灰色经营状态,民宿业主莫莫花了近两年时间。“2011年8月开始跑手续,2013年4月才办下消防许可证、特种行业许可证、税务登记证、工商营业执照等全套证照。”莫莫说,消防关最难过,虽然其承租的民居属现代建筑,依然要花大价钱进行改造,才能通过消防验收。

“各地大多套用一般旅馆和酒店的管理标准管理民宿,这对于以小规模经营为特色的民宿而言,往往力所不能逮。”南靖县旅游局局长刘荔丰表示,消防许可证是公认的“拦路虎”,“10家中,最多两家达标”。

目前,福建各地对民宿的消防管理,大多沿用2010年省公安厅出台的《福建省家庭旅馆消防安全基本条件》。这份文件对建筑结构及耐火等级、建筑层数及面积、安全疏散设置等七个方面予以明确规定。

“主体建筑结构应为砖混或钢筋混凝土结构,耐火等级不低于二级。”南靖县消防大队队长洪剑平表示,土木结构的土楼,耐火等级普遍低于二级。光是这一项,便将当地土楼民宿挡在门外。即便是今年年初,国家三部委联合出台的《农家乐(民宿)建筑防火导则(试行)》,也明确提出“不适用土楼、地坑院、窑洞、毡房、蒙古包等传统建筑”。而土楼民宿,恰恰是南靖最具特色的民宿类型。

实际上,南靖早在2012年便有意将民宿纳入规范化管理,但迟迟无法成行。

刘荔丰表示:“若套用既有标准予以监管,本就脆弱的民宿业难逃一管就死的命运。加上民宿业的特殊性,难以确定该由旅游还是公安担任主管部门。”

民宿内正在进行消防检查 林辉 图

一部在地定制的管理办法

2016年下半年,面对井喷中的民宿业,南靖酝酿出台民宿管理办法。“相比标准化酒店产品,依托乡村而生的民宿具有规模小、个性化等特性,不能采取与酒店完全相同的准入制度。”刘荔丰认为,民宿管理急需要尊重行业与地域特性,又要宽容对待新生业态,留足政策弹性空间。

今年1月,《南靖民宿管理办法》出炉。困扰当地民宿业主的消防标准,得以突破。

此办法将南靖县域内的民宿划分为非土楼民宿与土楼民宿两大类型。前者沿用家庭旅馆的消防标准,后者则有一套适应自身建筑特性的规范。

“在刻板印象中,土木结构建筑防火性能天然低下,其实传统木楼民居在建造时就考虑到了消防需求,尤其在建筑结构与空间布局方面。”洪剑平举例说,比起现代建筑,土楼具有更多楼梯作为安全出口,且属于外走廊结构,火势蔓延速度远低于内走廊结构。此外,独立烟感报警系统、简易喷淋系统等低成本消防设施的出现,加上近年来当地在土楼周边建造消防水池、铺设消防管网,土楼的消防硬件已有较大改善。“因此,可以适当降低土楼消防民宿的准入门槛。”

新的消防标准还就土楼民宿的层数及面积、安全疏散设置、平面布局及装修等做了明确规定。

《南靖民宿管理办法》,还确定了多年来悬而未决的监管主体。当地由县旅游局牵头,联合公安、消防、环保、城建、工商等六部门,组成民宿发展协调小组,负责民宿准入审核与后续监管。这意味着,民宿业主只需一次性提交材料,由协调小组组织联合审查与验收。

但部门间监管职能不明晰的问题,仍然存在。县环保局副局长吴金辉坦言:“民宿生活污水、油烟排放等职能已划归城建监管,我们也很困惑,该履行哪些职能。”事实上,除了消防标准较为明确,仍处于实行阶段的《南靖民宿管理办法》,并未给予环保等标准明确的界定。当地业者呼吁,政府能够出台明晰的政策清单。

为扶持民宿这一新业态,南靖还在管理办法中配套了评星定级与扶持政策。“每年开展一次评审活动,达到星级评定标准的民宿,我们予以授牌,每年复审一次。”刘荔丰表示,三到五星级民宿,将分别给予一次性2万元、10万元、20万元的奖励。

南靖沐浴阳光青年旅舍内景 谢威 图

宽松政策依然遇冷的背后

尽管南靖版民宿管理办法呼应了民宿主需求,但在推行近半年后,业内反响并不如预期。

南靖县旅游局提供的数据显示,截至目前,仅有90多家民宿主提出了审批申请,占比未过半。“都想成为正规军,但大部分民宿距离管理办法规定的标准,还有不少距离。”刘荔丰说。

当地业者在受访时表示,尽管这份管理办法设置了低配版的消防标准,但依然伴随着较大的成本压力。按照洪剑平的测算,每间民宿客房光是消防设施投入成本,大约就要上千元。这对于绝大多数小型民宿而言,是笔不小开支。

“很多土楼民宿由老夫妻利用自家的民房经营,定价低廉,单个房间定价很少有超过150元的,基本只在小长假期等旅游旺季才能住满,一间房的年利润不足千元。此外,卫生许可证每年也要上千元的年检费。”莫莫表示,大部分草根民宿主并不以民宿经营为主业,故对新规视而不见,“反正十年八年内,土楼景区的民宿规模也达不到洱海的规模,集体关停的情形不一定会发生”。

这也让主管部门感到困难。“民宿数量大,已成为重要产业,总不能全部取缔吧!在试水阶段,只能符合条件的先纳入规范化管理,其余的作为争议搁置,进一步探索解决方案。”刘荔丰表示,当前的策略是主推几家不同类型的民宿作为示范,以期形成带动效应。

当地业者还建议,除了政府加强监管,还应该探索包括社区自治在内的多元管理模式。作为民宿业标杆的浙江莫干山,早在2015年便探索成立了民宿集聚区社会治理工作站,并组建了民宿管家自治队伍,把行政性管理与引导自治有机结合。无独有偶,深圳大鹏新区版的民宿管理办法,也赋予本地民宿行业协会更多职能,其中就包括一旦民宿经营违反行业自律规章制度,协会可对其进行除名。

对于即将出台的《福建省民宿管理办法》,洪剑平从消防的角度给出了建议。“在消防门槛上,不宜一刀切,而应该针对不同地域、不同民宿类型设立具体的标准,并且给予各地一定的自由裁量权。”他认为,建筑类型多样性是民宿的鲜明特征,沿用一套消防标准,很可能将让部分民宿类失去生存空间。(福建日报记者 张辉 通讯员 游雪慧)


景区新闻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个景区新闻:

  • 下一个景区新闻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